疫情防控期间拒绝隔离的刑事责任

拒绝隔离,即不符合家庭隔离、集中隔离或定点隔离的防疫要求,前往隔离场所以外的场所 伴随的行为包括出入公共场所,去其他地方,甚至参加公共活动,如晚餐和赌博。 在新皇冠肺炎防治过程中,一些拒不隔离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需要追究刑事责任。 在疫情防控期间,适用刑法拒绝孤立案件应当坚持罪刑法定原则,避免以非构成要件的事实认定犯罪。坚持主客体统一的原则,避免客观或主观的归责;要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可以适当从严,但要避免过严或“高”的定罪量刑。
为了确保表达的准确性和论证的严密性,必须首先澄清相关的概念 传染病病人和疑似传染病病人,是指符合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颁布的《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传染病诊断标准的传染病病人和疑似传染病病人。病原体携带者是指没有临床症状但能从被感染的病原体中排出病原体的人。 首先,感染(携带)新冠状病毒不同于感染新冠状病毒肺炎。 由新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被称为新冠状肺炎,它不同于因其他原因感染引起的肺炎。后者是普通肺炎或其他肺炎(如非典型肺炎) 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可能不会引起肺炎。病人可能身体健康,免疫力强,自我愈合,或者可以通过及时治疗治愈,因此不会患新的冠状病毒。 因此,感染新的冠状病毒和肺炎是两码事。 感染新冠状病毒的人必须携带新冠状病毒(病原体携带者),不管他们是否引起新冠状病毒肺炎。 这些人有感染他人的危险,因为他们感染了(携带)新的冠状病毒。 因此,可能传播或感染他人的人不应被诊断为新冠状病毒,只要他们被感染(携带)了新冠状病毒。 当然,确诊患者感染其他人的风险高于疑似患者,或者仅仅是由于严重感染而感染(携带)新冠状病毒的人。 其次,疑似新冠状肺炎的患者也不同于患有新冠状肺炎并感染了新冠状病毒的患者。 新诊断肺炎的疑似患者被确定为“疑似”,因为他们表现出新诊断肺炎的明显症状。 他们可能实际上没有感染新的冠状病毒或感染新的冠状病毒,但后来没有患新的冠状病毒肺炎。 此类疑似患者可能只是普通肺炎或进一步诊断后的其他肺炎患者。 总之,感染新冠状病毒的人可分为三类:确诊为新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疑似新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和其他感染新冠状病毒的人
一。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适用可以是
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和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分别规定了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114条仅要求危害公共安全的具体风险,而第115条第1款要求诸如严重伤害或死亡的结果 事实证明,新的冠状病毒肺炎会导致死亡,而且新的冠状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 因此,传播新冠状病毒的行为在自然界中有造成严重伤害和死亡的危险。 例如,确诊的新诊断冠状肺炎患者通过乘坐火车或参加一万次家庭聚餐和其他活动,完全具备危害公共安全的特殊危险。 在特定情况下,拒绝隔离行为是否可以被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以危险方法过失危害公共安全罪,需要对刑法进行认真的理论分析。 笔者认为,应该从客观和主观两个方面进行综合考察 在客观方面,有必要根据行为者的健康状况(即他是否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及其程度)、保护程度、与外界接触的范围、时间和形式等来判断拒绝隔离是否会对公共安全造成特定的危险。 在主观方面,有必要调查行为人对疫情的理解,对感染新冠状病毒(或感染新冠状病毒肺炎)的可能性的理解,以及对拒绝隔离及其结果的理解和意志,从而判断行为人是否故意或过失造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风险。 在判断责任和是否应该追究刑事责任时,不能忽视行为人不遵守隔离规定的原因。 拒绝隔离的行为客观上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危险,如果它感染了未指明的或大多数的人,主观上知道他已经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并希望或允许未指明的或大多数的人感染,即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意图,则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成立。 肇事者知道他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包括知道他被感染了,也知道他可能被感染了。 例如,前者被诊断患有新诊断的肺炎。例如,尽管后者尚未得到证实,但根据身体症状,它很可能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 这种“可能性”要求是一种大而现实的可能性。例如,它符合新发肺炎的多种病变的特征,并且类似于疑似患者(发热、咳嗽、疲劳、流鼻涕或肺部CT上的阴影,但没有核酸检测) 如果演员知道自己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仍然四处走动,接触不明或大多数人,并参加公共活动,如晚餐和赌博,这表明他至少有“自由放任”的意志因素。
二。过失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适用
拒绝隔离的行为,如果感染了不特定的人或者大多数人,客观上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危险,如果是主观过失,则应当成立过失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犯罪人不知道新的冠状病毒感染,也没有通过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意图。 例如,如果演员只有在疫区的旅行史,并且只表现出轻微的身体不适,那么仍然很难证明他知道(没有意识到感染新冠状病毒的可能性)他可能感染了新冠状病毒。至多,他是理解或预期感染的可能性较小,甚至没有相应的理解。 此时,如果存在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危险,则应当处理过失危害公共安全罪。 尽管犯罪人知道自己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但他采取了相应的保护措施,并谨慎出行。例如,他戴着面具,去超市买了一小段时间的日常用品。然后,他可以否认他有感染未指明或大多数人的希望或自由放任的意志因素。 此时,如果存在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危险,则以过失和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处理是适当的。 应该注意的是,新冠状病毒的潜伏期很长(已经证实它可以达到14天或更长),并且它具有高度传染性。不同健康状况、体质和免疫力的人感染概率有很大差异。因此,在疫区有旅行史的人或与新冠状病毒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即使他们有轻微的身体不适,考虑到新冠状病毒的上述特征,一般公众至少应该对他们是否可能感染新冠状病毒有审慎的认知,并因此有义务有意识地隔离和预防和控制疫情。 如果上述类型的人过于自信他们不会被感染,或者认为他们能够避免感染,并且客观上他们确实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导致未指明的或者大多数人被感染了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风险,那么他们可以确定犯罪者犯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刑事过失。 另一方面,在流行地区没有旅行史或没有与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密切接触的人,如果他们有轻微的身体不适,如发烧和咳嗽,因为感冒或普通肺炎的发生也是冬春交替季节和春季之后的高概率事件,很难判断肇事者是否知道新冠状病毒的可能感染, 因此,疏忽或过度自信是不恰当的,以危险的方法认定犯罪者危害公共安全。
三。如果拒绝隔离的行为客观上不具有通过感染不明或多数人而危害公共安全的特定危险,则以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罪或过失危害公共安全罪不成立。 从案件事实来看,故意伤害罪或寻衅滋事罪存在空间。 例如,一名新诊断为肺炎的病人拒绝被隔离,但如果他在采取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短期拜访附近的特定亲属或朋友,客观上不存在危及公共安全的特定危险(抽象危险)。如果他主观上希望或允许特定的亲属或朋友感染新诊断的肺炎,他可以被判故意伤害罪。 如果是主观过失,可以成立过失致人重伤罪。 例如,如果新诊断的肺炎患者拒绝隔离,故意向特定的人吐唾液,导致其他人感染新诊断的病毒,损害生理功能并造成轻微伤害,他应被视为故意伤害。 此外,未感染新冠状病毒者拒绝隔离,与防疫人员发生冲突,随意损坏用于防疫检测、隔离等的财产。,或者殴打工作人员,可以追究寻衅滋事罪或者妨害公务罪的刑事责任。
四。《传染病防治法》第3条规定,“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 甲类传染病是指鼠疫和霍乱 “卫生委员会2020年1月20日公告(2020年第1号)规定,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防控措施。 公告显示,新皇冠肺炎不是甲类传染病,按甲类传染病管理的传染病不等同于甲类传染病。 《刑法》第330条规定,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只有在“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据此,只有甲类传染病才能适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由于新皇冠肺炎属于乙类传染病,行为人违反了新皇冠肺炎的防治措施,因此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没有适用的余地。 “其他人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治措施,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虽然该条例限制了肇事者及其行为的范围,但它认为那些拒绝实施新的皇冠肺炎预防和控制措施的人可能犯有妨碍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的罪行 关于新冠状肺炎被纳入犯罪的规制范围,应该说该规制仍有待商榷。
五、不适用刑事责任的例外
新诊断的肺炎病人或疑似病人为挽救自己或家人的生命而外出就医,客观上危及公共安全,侵害他人生命健康利益或扰乱疫情防控秩序的,必须适用紧急避险或期待可能性的法律原则,在阻却违法性或阻却责任的同时,不追究刑事责任 具体而言,当上述行为造成的损害少于或等于对冲所保护的合法利益时,建立紧急对冲以防止违法行为 当造成的损害大于风险规避所保护的法律利益时,不成立紧急风险规避。然而,由于对自身或家庭成员的生命和健康的保护,期待可能性理论可用于预防责任。
关注港勤集团
广东深德瑞律师事务所将以法为刃,以律为盾,护您前行。
广东深德瑞律师事务
广东深德瑞律师事务会议室

精湛的法学知识和丰富行业经验是我们的职业追求,为各类企业及个人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优质专业的法律服务是我们的服务追求。诚信、忠诚、保守秘密是我们的服务基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危险驾驶罪中因拒绝、阻碍检查被行政拘留的期限应否折抵刑期